余邦强: 这辈子只做珍酒酿酒人

关注:70发表时间:2019-06-24 14:01:33

每一滴珍酒的背后,都有这么一群人。出于特定的社会与时代环境,他们或许文凭不高,但他们拥有着对自己平凡职业最透彻的理解——坚守工艺、恪守匠心,用每一日对工艺细节的把控,铸就每一滴美酒甘甜爽口的醇厚。


余邦强,来自贵州珍酒酿酒车间17班,他是珍酒最平凡的酿酒师,却拥有着最不平凡的对精品的执着与追求。


(日复一日的坚守,酿造每一滴珍酒)


余邦强: 这辈子只做珍酒酿酒人

在酒香浓郁的酿酒厂车间里,珍酒17班酿酒班班长余邦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蒸酒、摊凉、踢糟、打撒、拌曲、上堆等酿酒工艺流程……


时光恍若隔世,一晃三十四年就过去了,余邦强忆起往事不禁暗暗感怀时间飞逝,刚来珍酒厂的时候,他才19岁,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的蓬勃朝气。


“那时候每天看到厂里的酿酒师傅工作,非常羡慕,很想像他们一样在厂里面酿酒。”余邦强说,他家刚好就在“贵州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(中试)”项目试验厂(现珍酒厂一号车间)不远处,幼年时曾目睹石子铺这片荒凉的杜仲农场基地盖起了一座神秘厂房。整个青少年时期,他每天都能看到试验厂内酿酒师傅进进出出忙碌的身影,“长大后我也要学酿酒!”余邦强幼小的心里种下了希望的种子,自此与珍酒结缘。


(1975年贵州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厂原址)

1985年,刚好是“贵州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(中试)”鉴定完成的年份,19岁的余邦强进入珍酒厂工作,圆了他儿时的那个梦。据余邦强回忆,那时候想要进入厂内工作,是一件吃香的事情,需要“找关系”。进厂的第一年,余邦强没有接触到酿酒,只是做一些搬运的简单工作。直到1986年“贵州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厂”正式改名为“贵州珍酒厂”,余邦强才开始正式学习酿酒。


令余邦强印象深刻的是,那会儿张支云老师已六十多了,对于当时的年轻酿酒师现场都是手把手悉心指导,张老提起铁锹铲粮时,竟比许多年轻酿酒师还要坚定有劲,这一幕深深地触动了余邦强,也坚定了他要在酿酒岗位上坚守一生的决心。


(日复一日的坚守,酿造每一滴珍酒)


上世纪九十年代,原珍酒厂经营困难,许多一线酿酒师纷纷下岗。这对余邦强来说,生活一下就失去了支柱,“我们没有多高文化,除了酿酒,也不会别的,也不爱干别的……”每每回忆起这些,余邦强都难免泛起酸楚。“直到2010年,在老领导的邀约下,重新回到珍酒厂,重新提起铁铲,重新闻到熟悉的酒香,那个激动啊,甭提了!”


有人说,酿酒师,就是陪着酒一起慢慢变老的人。漫长的岁月在车间蒸锅冒出的水蒸气中一点点飘忽而去,余邦强这一代酿酒师也在渐渐老去。但对于酿酒的热爱不但丝毫未减,反而愈发浓厚了,余邦强已经53岁了,他说:“只要酿酒岗位还需要我,我就会一直干下去。”


扫描下方二维码
购买珍藏酱香



Copyright @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 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-3    网站地图